役们压根就不关心的那个装满了财富的包袱给解

金祥彩票网址 2018-08-11 09:58 阅读()
 这齐刷刷的回应,让顾峥琢磨过味道来了。
 
    敢情这群人不敢将他的这幅皮囊弄坏一点了?
 
    难道说自己刚开始的猜测是错误的?
 
    这委托人不是一个最底层的小贼?
 
    下意识的,在对方仆役过来之前,顾峥就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
 
    这是一双读书人的手。
 
    手指纤细温润,清透如玉,毛细血管透明的连其中的血液都能看到一般的漂亮。
 
    在经常用于执笔的地方,磨出来了几个薄薄的茧子,却也是在这剔透的肤色的映衬下,只觉得可爱几分。
 
    光看这一双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能够行盗窃之事的人。
 
    但是这个委托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还用得这般的被人扣上一个偷盗的罪名抓回去?
 
    ﹉
 
    ps::推书啦,毒奶啦,《鸟爷的悠闲生活》,主角是一个鸟人。
 
 491 真学子,真的。
 
    在没有接收到记忆的顾峥来说,也只能识时务为俊杰,走一步算一步的,先跟着这群人回去再说吧。
 
    想到这里的顾峥,也不再在抗拒这群人的引领,反倒依然是保持着一言不发的状态,默默的走在队伍的中央,不疾不徐的,仿佛他不是一个马上就要成为阶下囚的罪人,好像他只是出来简单的在侍卫的陪同下,逛逛这洛阳的大街罢了。
 
    光是这份气度,就让一旁的仆役统领的心中一惊。
 
    果然是自家主人看上的人啊,果真不一般。
 
    所以待到这一队人将顾峥领到了一个四面皆是高墙大瓦的庭院的侧门的时候,让顾峥走进门去的这个当口,头领的话语很自觉的就温柔了三分。
 
    “顾先生,您先请。”
 
    待这一行人最终绕过了这幽静如画的湖中长廊,走到了院落最深处的一片与这个花园庭楼格格不入的建筑物的时候,竟是连这个头头仿佛都觉得他们的目的地……配不起顾峥的身份了。
 
    因为这一片竟是连府邸内的仆役都不愿意来的地方,柴房杂物间。
 
    这个只有在府内犯了错的人才会被关到这里的建筑物,是真的陈旧破烂,不像样子。
 
    但是在看管这里的老卞头打开了一间破柴房的锁头的时候,被众人围绕的顾峥,却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迈步进去,不多说一句的废话。
 
    这一举动,让一旁的头领莫名的就多说了一句:“顾先生,您还是莫要抵抗了。”
 
    “若是公主遣人过来带你前厅问话时,您,您还是从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仆役,只看到了在柴房间内站的笔直的顾峥,眼睛贼亮。
 
    亮的如同天上的繁星,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度。
 
    待到这头头慌张的将这个柴房的门赶紧的关上,从外边将锁头原原本本的扣好的时候。
 
    他的心头的那一口气,总算是舒了出来。
 
    气势逼人有没有?
 
    一派读书人的浩然正气。
 
    让他们这种助纣为虐,本就心虚的人,根本就受不住顾峥那拷问一般的小眼神啊。
 
    太犀利了。
 
    人最怕的就是问心。
 
    有愧的人,自然是两股战战,不敢靠近啊。
 
    只剩下落荒而逃。
 
    被顾峥的气势逼退的头领,赶忙朝着花园长廊的深处返回,他要提前的跟府邸中的内官家打声招呼,他们想要找的人,他已经给带回来了。
 
    至于顾峥的今后,是死是活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峥也没有嫌弃这被锁上了的柴房的幽暗憋屈,反倒是将肩膀上仆役们压根就不关心的那个装满了财富的包袱,给解了开来。
 
    从怀中寻出一方麻布方帕,找到柴房一处相对干净的角落,用帕子将这里的蜘蛛网浮尘一扫而净,舒舒服服的在这个地方一靠,闭着眼睛的就接收起这具身体的记忆来。
 
    再睁眼的时候,顾峥却是笑了。
 
    这一世界的委托人,可不同于黄飞鸿时代的半瓶子水的痴迷于书籍的穷酸。
 
    这个委托人真的算是寒门娇子一般的存在了。
 
    年刚十六,乃此次明经科通过了州县的考试,取得了尚书省的乡贡资格的举人。
 
    一个年刚满十六的举人,虽然不是进士科的学生,是偏重经义和时实的明经,但是也足矣说明这个委托人的基本功的扎实,以及作为一个寒门出身的学子的天分了。
 
    因为这委托人的家中,还真不是什么滔天的富贵,他家只是一般的富农乡绅,几亩薄田,二三作坊,普通的只能供出他这样的天才来学习了。
 
    因为在这个世界当中,知识,不是你想学就能轻易的学的到的。
 
    世家大族,门阀林立,虽然没有建国初期那般的夸张,却是依然保持着知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的天然高人一等的地位。
 
    像是君子六艺中的礼乐,基本上也只有氏族能够从小就耳濡目染的学习。
 
    所在在这样的氛围内,委托人的才情,才是如此的难能可贵。
 
    他在书院中崭露头角,也是被当时隐居在山东做书院院长的座师所发现提携,才最终走到了这最后一步。
 
    这其中不乏是因为他的老师,曾经是赫赫有名的琅琊王氏氏族孙的缘故。

相关推荐